青年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专家梳理2021年网络文学关键词

出海、免费、主流化、精品化:专家梳理2021年网络文学关键词  网络文学正一步步迈向主流,日益向主流意识形态、主流文化传统、主流文学审美靠拢。描写改革开放历史进程和人民主体地位的作品在增多,党和政府的重大方针决策在网络文学创作中得到响应和体现,网络文学已成为社会主义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欧阳友权  20多年来,经过数以千万计网络作者的不断探索和市场的反复验证,中国网络文学形成了当下内容庞杂、层次丰富、多元并举、自成体系的格局。随着网络文学进入新的历史拐点与各界的重视、赋能与规制,创作开始从规模扩张向注重质量转型。如何提升网络作家的文学地位,培育新生力量,让网络文学向精品化、高端化发展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刚刚过去的2020年涌现出哪些值得关注的作品和文学现象,未来的网络文学又将有怎样的发展趋势,中华读书报近日专访网络文学界的专家。  白烨:2020年的网络文学值得关注的作品,可参考一些比较重要的排行榜。如中国版权协会公布的“2020年度最具版权价值网络文学排行榜”(30部作品),中国小说学会评出的2020年度网络小说排行榜(10部作品)。我个人阅读有限,印象深刻的是一些现实题材和科幻题材作品,前者如从机床工业的角度讲述改革开放成就的《何日请长缨》,反映一线消防战士生活的《我的消防员先生》等。后者如把科幻手法与智能元素有机结合的《黑客诀》等。  在重要现象方面,我以为是12月24日在上海的一次网络作家会议上,136位知名网络作家发出《网络文学高质量发展倡议书》,呼吁全国网络作家承担时代责任,传承中华文脉,创作出更多高质量的精品力作。在某种意义上,这显示了网络文学的文化自省,表明了网络作家的文学自觉。  马季:2020年,爱潜水的乌贼的《诡秘之主》完本,志鸟村的《大医凌然》仍在更新,这是本年度公认的两部神作,同时代表了网文写作的两种路径,前者作为个性化写作的代表,追求文本的独特性和内容的丰富性;后者则具有鲜明的当下性和时代性。齐橙的《何日请长缨》,烽火戏诸侯的《剑来》,宅猪的《临渊行》,言归正传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也从不同程度上证实了网络文学在这个两个方向发展取得的成果。  王祥:2020年完本的网络文学作品中,出现了一批深受海内外读者欢迎、具有鲜明艺术特色的优秀作品,如爱潜水的乌贼的《诡秘之主》统合了欧洲神话、克苏鲁神话、蒸汽朋克文艺等类型元素,贯通了19世纪、20世纪以来的欧美奇幻文学与影视剧构想,整合创造出一个足够新奇的艺术世界,故事精彩,角色鲜明,在国际网文阅读市场取得轰动效应。猫腻的《大道朝天》融合了东方玄幻文学和西方太空歌剧要素,构成崭新世界观,人文情怀与叙事技艺相互成全,故事情节发展路径由玄幻向科幻转进,巧妙地把神话思维与科幻思维杂糅在一起,拓展了现代人的思维弹性。会说话的肘子的《第一序列》则是一部把科幻元素、玄幻元素、废土文艺元素相互融合的佳作,比他上一部爆款作品《大王饶命》更有人文情怀,更有守护人类文明的意识,把追求人类个体愿望达成与追求人类社会公义很好地融合了起来,在立意、文学内涵和作品的完成度上,显著高于《大王饶命》,显示出创作者正在走向成熟。言归正传的《我的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在明清神魔小说《西游记》《封神榜》奠定的神话世界架构基础上,结出许多新枝,是华夏神话再造的佳作,作品的叙事控制技巧、轻喜剧文风,特别引人注目。  但是我们更加关注网络文学当前整体态势,这些优秀作品提供了一份分量很重的证明:我们已经拥有一批优秀的小说家,其作品阵列已经构成了中国网络文学卓尔不凡的风貌,我们越发有把握说,中国网络文学已经在世界大众文艺的竞争中,与好莱坞电影同处第一方阵,显示出中国人的创造力和对人类文明创造的责任和抱负。我们可以从这些作品中,看出网络文学创作特点与20世纪以来人类想象的时代特征是一致的,那就是世界大众文艺正以整个人类历史人文资源为想象的原料,以整个宇宙为想象的舞台,聚焦人类整体命运,共同为人类精神建构寻求新路。  桫椤:相比于往年,2020年网络文学不是那种不温不火的状态,行业发展呈现了比较明显特征。从外部看,新冠疫情使线上阅读的环境发生了一些改变,但是在IP(原指知识产权)开发尤其是影视向的开发中遭遇了不小的困难;同时,行业管理部门的政策引导力进一步增强,行业生态更加有利于发挥其“文学”一面的功能,满足社会对题材和主题以及价值承载方面的期待。从内部看,虽然类型不断趋向多元,但现实类、幻想类、都市类、历史类仍然是主体;现实题材虽然没有到达与幻想类题材并驾齐驱的状态,份额和权重都在增加,位居头部的作品仍然以幻想类和都市类居多;此外,高质量发展基本上成了整个行业的共识。  白烨:2021年是建党一百周年的重要节点,同时也是防疫抗疫继续鏖战和脱贫攻坚取得胜利的重要时段,面对这样的时代背景和置身于这样的社会场景,网络文学可能会在现实题材方面以主题创作为先导,推出一批现实题材的重头作品,并引领现实题材创作进而强势发展,从而使“虚构”类型一头独大的现象有所改观。  网络文学是众多元素合成的文学现象,也是诸多力量推导的文创工程。从近二十年的发展来看,它在创作上的活跃性,在产品上的衍生性,在影响上的辐射力,都是远远超越了人们的预想的。现在来看,仍然处于方兴未艾时期。从趋势上看,以数量疯长为特色的时期已经过去,今后要以质量的不断提升为目标,使网络文学以更多的好作品拓展市场,服务受众。所以,网络文学依然是当代文学中一个充满着成长性和可能性的文学领域。  黄发有:136位知名网络作家联合发出《网络文学高质量发展倡议书》。这表明网络文学界已经普遍意识到追求数量的写作难以为继,只有“降速,减量,提质”,才能改变片面追求创作数量的粗放路线,突破瓶颈,深入生活,关注现实,以多样化的创作传承文脉,以充满活力的创新打造新经典。  在“阅文风波”之后,网络文学持续多年的付费阅读模式面临新的挑战,免费阅读成为主流趋势,网络文学产业进入洗牌与调整期。付费阅读模式在网络文学发展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也带来了灌水的负面影响。“阅文风波”不仅给网络作家带来危机感,使他们意识到不能仅仅满足于讲故事,还要把故事讲好,要有文学性,才不会马上过时;而且,文学网站和相关公司也有“狼来了”的紧迫感,跑马圈地已经难有出路,关键的还是要挖掘潜能,以优质IP延长产业链,激活周边产业。因此,2021年的网络文学发展会更加稳健,会有部分作家沉下心来憋大招,网站和公司在维持基本面的情况下探索新的产业模式。现实题材创作会受到更多的关注,也期待有力作出现。  欧阳友权:经过近几年核心价值观教育培训和网络空间治理整顿,网络文学正一步步迈向主流,日益向主流意识形态、主流文化传统、主流文学审美靠拢。描写改革开放历史进程和人民主体地位的作品在增多,党和政府的重大方针决策在网络文学创作中得到响应和体现,网络文学已成为社会主义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几年来的网络治理成效显著,但也要注意保护好网络文学作品的多样性和丰富性,不要急于人为干预而“抹平”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差异,谨防在趋同的规制下走向单一化。  其次,“内容破圈”或将形成网络创作的新进阶。“破圈”即突破惯例,破解已有的圈层、圈局和圈路,在反套路中开辟新天。随着读者对类型小说固有套路的厌倦,已有网络作家大胆尝试反模式、反套路的“破圈式”创作,如力量体系和世界架构创新,人设和叙事风格的变化,抑或金手指的巧妙设定等。《诡秘之主》《万族之劫》的爆红就含有“破圈”之功。  第三,网络文学的发展前景取决于对两大挑战的应变能力。一是短视频对线上阅读人群分流的挑战。二是免费对付费的冲击,导致平台线上收益下滑,阅文的年报已证明了这一点。应对短视频的挑战,需要做好网文IP的影视、游戏、动漫等跨界产品开发;对于免费阅读的挑战,其治本之策是做好内容生产,形成付费文有所值、免费口碑传响的良性循环。有了优质内容的“压舱石”,就能以不变应万变。  肖惊鸿:在百年变局叠加世纪疫情的历史关头,网络文学的传统模式势必发生变革。从创作层面看,向现实题材倾斜的力度越来越大,内容创新的迫切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烈;从阅读层面看,免费模式和短视频的分流,让传统的付费模式读者增长变缓甚至降低;从运营层面看,产业融合、整合方兴未艾,以原创为核心的文化产业布局成为继续生存发展的关键。包括海外市场的产业化布局,也体现出这一趋势。谁拥有先机,谁就拥有生机。  我认为,网络文学发展前景依然看好。对于新时代文学而言,网络文学毋庸置疑已成为主体部分,文化产业的核心源头地位也愈发凸显。文化强国建设离不开文化产业,文化产业离不开网络文学的原创支撑。除了数字阅读外,未来的网络文学将在变革中凸显其重要作用,以内容为核心,不断探求精品化策略,以科技为手段,探索音频、视频等多元化发展路径,将是新一轮网络文学升级迭代的主要表现。  李伟长:网络文学的经典化被论及很多,经典化是一个多方有意无意参与因而必然是缓慢甚至是歧路丛生的过程,而不可能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其中写作者、评论者、平台还有读者都将发挥作用,事实上经典化是一个和时间在一起的故事。一种文学形式从他诞生起就在进入经典化,网络文学自然也是如此。必须清醒的是,当下对某些作品进行经典化的努力和未来被视为经典的作品并不会必然地相同。  王祥:新的一年,我们期待研究界和新闻界能够更加具有整个世界大众文艺的宏观视野,更加爱护网络文学的整体生态,更加具有文学本体研究的踏实功力,努力在热闹现象背后不断发现网络文学的真实价值,助力中国网络文学在世界舞台上取得更好成绩。  桫椤:我个人感觉,2021年网络文学的前景依然广阔,仍然是文学阅读市场上最重要的板块,而且是社会文化现场的风向标,特别是IP开发和海外传播面临着新变化。因为媒介迭代引起的传统出版行业的市场缩减和因为疫情影响导致的影视行业的困境,以及这两方面的政策收紧,都是网络文学IP开发的不利因素,所以今年IP开发的变数较大。在海外传播方面则大有作为,前景可期,一方面主干网站致力于“出海”的平台建设,资源量会扩充,同时人工智能大量应用也提升翻译的效率;另一方面,中国网络文学的品牌效应也会为具体作品在海外的传播背书。这些都为网文“出海”构建了有利的机制。不同语种之间的译介实际也是网络文学跨媒介传播,本身就是IP传播的一种方式,所以除了文本的海外阅读,随着渠道畅通和影响力增强,被IP化之后的其他文艺形式也会增加出海的新机遇。  马季:2020年12月18日阅文集团正式发布2020年度网络文学“十二天王”榜单,90后作者占据半数,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网络作家顺利完成了代际转换,新的网络文学团队已经产生。突破是很难的事情,变化却时时刻刻都存在,变化中的局部突破是看得见的。2021年,网络文学在表现生活深度与时代广度这两个维度上将继续会有良好的表现,因为这个机制已经形成,比如在诙谐幽默的叙事背景下,会有更多反套路创作的作品出现,顺应快节奏生活的作品将获得更多年轻读者的喜爱。随着政府层面的评价、引导和管理逐步细化,网络文学进入有序发展阶段,草莽时代宣告结束,追求作品思想性、艺术性和商业性的统一成为业界共识。贴近时代、贴近读者,代表中国当代精神的作品正在网络中酝酿发酵,2021年可望出现阶段性爆发。  我在2008年网络文学十年盘点时候就提出了网络文学将向海外发展的观点,为此后来专门写了一篇文章《网络文学:中国当代文学第二次起航》,其中的主要观点就是网络文学将代表中国当代文学进行远航,在全球大众文艺的海浪中博弈。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必然结果,也是新一代作家文化视野和生活方式的大势所趋。网文出海将成为新一轮发展的主要动力,并因此对网络文学提出更高更新的要求,这也许不是一代作家能够完成的使命,需要几代作家共同努力,一步一步去实现。而在中国当代文学内部,网络文学将逐步建立起自己的评价体系和批评话语,在政府主导、资本孵化的产业化平台上展现自己的风采,与严肃文学各美其美。来源:中华读书报作者:舒晋瑜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1/0131/c404027-320178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