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网

首页 > 文学原创 > 自由诗 > 正文

逆光行走(组诗)

《中国新时代诗人大辞典》入选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重庆著名诗人崔荣德近影


 
【重磅诗人】崔荣德 | 诗歌《逆光行走》(组诗)
 
逆光行走(组诗)
 
重庆|崔荣德 
◇在乌江河边
 
在乌江河边,我怪石嶙峋
一些似错非错的事物
从我面前缓缓而过
我经历了唐宋
又过了元明清
江水还在向前流淌
我伤痕累累,而又
壁立千仞
阳光从山那边飞瀑过来
有鹰自峡谷升起
我满面春风
 
◇我看见蚂蚱在地上跳跃
 
我看见蚂蚱在地上
跳跃,地上有一些小草
小草是不喜欢蚂蚱的
蚂蚱越往上跳,小草就成群结队地
去覆盖蚂蚱
我绝不会用我一生的憎恨
去强加于一些卑微的事物
蚂蚱再跳也跳不过我的头顶
就算它跳过了我的头顶,我也要
敬佩它积极向上的精神
 
◇两只蟋蟀
 
两只蟋蟀从早晨到下午
打斗多年,它们不仅仅是
为了自己的歌唱
它们用头顶撞用触觉骚扰
它们把各自的歌唱
挂在草尖
两只打斗多年的蟋蟀
互不相让 时间
在它们的打斗中渐行渐远
村庄越来越金黄
现在 一只蟋蟀死了
另一只蟋蟀
倒觉得日子越来越空虚
 
◇我早就说过我不会轻易死去
 
我早就说过我不会轻易死去
我还有许多路要走有许多话
要说。在这个春天的早晨
许多小草在为我鼓掌
许多花儿在为我开放
没有一个句子令我满意
没有一首好诗令读者高兴
还有一种植物我叫不出名字
还有一只虫子需要得到
我的帮助
我还得栽种最后一株玉米
或者白菜,我还得在黑板上写下最后一个汉字
我必须存在
我的爱人和孩子就在我的身边
他们清淡的碗里
盛满了对我的真诚
我得找一个活着的理由
春天真好,活着真好
我们没有其他过高要求
在一间破旧的门前对着阳光
写诗,在低矮的屋檐下
喝一口清茶,扮一个鬼脸
让老婆和孩子开开心
生活就这么简单 幸福
我早就说过我不能轻易死去
我还有我的善良我的洁白的
灵魂。那些逝去的枯叶
在我心中飘舞,我始终保持
生命的绿意。即便走过
片片白云,我空灵的心总是
它们赖以生存的精神家园
 
◇逆光行走
 
逆光行走 我们把脚步
留在空中 把头颅
归还给自己 目光接着目光
心沉静下来
在古代 我们坐上马车
咕噜咕噜的思想
沿着长长的驿道轻轻地绿
天底下 一串串秋天
就这样成熟
几百年甚至几千年
所有的逆光行走
聚集我的窗前
我仍然


 
◇ 春天
 
大地吐了一阵白就转身了
看惯了四季轮回的我们
也跟着转过身去
背对秋天(夏和冬
算什么东西)
我们大张旗鼓地谈论往事
谈论春天的阳光和爱情
这个时候 我们需要安静
需要一些花朵的
沉默
春天来了 春天挣脱严酷的
寒风,河水从冰块里
钻出头来。青草提着斧子
让树木尽情地绿
我们的身边
燃烧着一束束火焰
春天啊,你敢不敢来
敢不敢来看看我们内心的
阴冷和潮湿
 
◇冬天是一棵树
 
冬天是一棵树
它的花瓣全是白色
风一吹
漫天飞舞
冬天是一棵树
它的花香美得很凉
不是每一个人
都能享受到它的
芬芳
冬天是一棵树
它的果实,名字叫
春天
 
◇淹没
 
对我们的淹没莫过于时光了
时光首先淹没我
第一声啼哭
洪水一样的时光
全然不顾我的存在
就像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
我们无能为力
时光缓缓地淹没
随着第一声啼哭消失
我的童年、鲜花、狂妄、白发
甚至姓名,渐渐地


我知道时光最终会
变成泥土,直至把我们
完全吞噬
 
◇我羡慕
 
我羡慕那些从木头里
掏出火焰的人,我羡慕
那些从粗布里抖落黄金
和钻石的人
我羡慕沙漠长出绿洲
我羡慕小草羡慕蚂蚁
它们的卑微摧毁那些所谓的
高贵,我羡慕尘埃
它让整个世界灯火通明
我羡慕一切值得羡慕的
事物,包括我自己
 
◇让一只蚂蚁爬上我们的头顶
 
一只蚂蚁在我们心中有多重
我们很清楚,让一只
细小的蚂蚁爬上我们的头顶
需要一种勇气和智慧
我常常这样想 一只蚂蚁
比一个人聪明得多
蚂蚁的力气是世界上最大的
它能够拉动大于3倍身体的重物
我们还有什么理由
不让一只蚂蚁爬上我们的头顶
一只蚂蚁爬上我们的头顶
我们感到无比自豪
 
◇青蛙
 
你可以不相信
你可以把我说的话我做的事置之九霄云外,甚至你可以远远地躲着
看天下不下雨,或者世态炎凉
你可以不养猫不养鸡不养狗,把口水吐进阴沟把垃圾扔向山崖
天不亮,风就吹来
窗帘呼啦啦地卷起
开着灯,远方




公元前世纪
流星自天而下,所有的青蛙
跳进水里又从水里跳出
它们成群结队
从大西洋到太平洋
又从太平洋来到陆地
你不关心这些
你把这些置于梦里
梦境一幕一幕
把你带到我的桌前
从此,我们
有了话题,有了
青蛙
青不是目的,蛙要看是什么蛙
你说不论是青色的蛙还是黑色的蛙
也不论是坐井的蛙亦或井口的蛙
稻田的蛙,河里的蛙
青蛙的蛙
都是虫子都是两块土里的虫子都是自觉不自觉地一步一步向前跳的
虫子
我不管它是不是虫子,它没有思想
就算它有思想,我也把它
当成泥当成土当成花当成草当成我身边不说话的事物
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出门
也不迎客。我在青蛙的叫声中
书写我的名字
我把小草写上峭壁
我把蚂蚁写上蓝天
天总是那么蓝总是把你的一切
扔在我不经意的路旁
这时你总是对我说青蛙青蛙
青蛙出身卑微
青蛙目光短浅
青蛙无父无母青蛙是孤儿
青蛙把老婆藏在家里
青蛙离
青蛙转成城镇户口
青蛙把房屋建在背风向阳的地方
青蛙把一年的收成存进洞穴
青蛙不外出打工
青蛙一般情况下不上微信不聊QQ
青蛙在群里发表说说很少有虫应和
青蛙不喊干爹不认干儿子
青蛙自学成才
青蛙不当太监
青蛙思想超前
青蛙不和猪狗交朋友
青蛙把自己看成最坏最坏的虫子
青蛙一生都呆在草丛
青蛙不去巴结麻雀,不敢主动
与飞鸟称兄道弟
青蛙不因为兔子不懂自己而烦恼
青蛙不像蚂蚱那样学会了几下蹦哒
就自认为了不起而不认师傅
青蛙主动要求去干旱的山沟鸣叫
青蛙的叫声让不怀好意的蛤蟆心烦
青蛙捕捉稻田害虫而被主人当成啃噬秧苗差点被打死
青蛙递交的动物入会申请得到批复后
动物们从不响亮地叫它一声青蛙同志
青蛙的命运除了天空中的大雁在真正关心外始终没有谁知道它内心的委屈
青蛙年轻时不懂爱情
青蛙错过了季节,才知道
生命在逐渐远去
青蛙是什么呀,童年时
它叫蝌蚪,青年时它叫田鸡
只有到了老年,它才名正言顺
成了青蛙
有一天清晨,青蛙突然醒来
它问天为什么那么高
天那么高,天底下所有的山川湖泊
所有的飞鸟虫鱼
是否能




你咳了一声嗽
青蛙也咳了一声嗽
我不言不语,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
空气顿时凝固起来
好半天,你突然站起来拉着我的手
我们都笑了
青蛙收起了帐篷
我们向空旷的山野走去
风徐徐吹来,一大片一大片的灌木
哗啦哗啦响过不停
这个世界,除了你,除了青蛙
我还剩下什么,我反复地
问自己
 
◇乌江边纪事
 

 
脱去战袍,卸下马鞍
赶苗脱业之后,冉大直抵乌江
乌江边盛产铅矿也盛产美女
我突然明白冉大要当一回
自己的土司
江边的风呼呼地吹
从对面麻阳河那边来的寒流
把乌江拦腰截断,上面的叫官府
下面的是草民
冉大自己要做自己的官吏
也要当自己的草民
他今后一定跟我一样
把儿子叫何帮盖叫长溪沟
把女儿叫荞花也叫龙门丫
云贵高原倾泻下来的江水
悠悠流淌,冉大终日以水流面
以水浇灌干旱的农田
他知道自己一母所生的胞弟冉二
还在遥远的地方打猎,还在打他
贫穷的生活
时间已经是光绪年代了
三岁的小孩尚可当上皇帝
我冉大好歹也驰骋疆场数载
就不信曾经的附马爷
镇守不住乌江
 

 
冉二策马奔来的时候
冉大早已拉开了阵势
一江不宜二冉,官山大元这些地盘
非我冉大莫属。如果真要与我冉某
抢占乌江,休怪我六亲不认
冉二被冉大活活生擒之后
发配到后兴高寒开采铅矿
发配到长溪沟饲养猴子
历史就这样
开始续写
一百年过去了,乌江边到处都是
冉大的天空冉大的江水
冉大的森林冉大的草木
小草一年一年的绿
荞花一年一年的开
多少远方的客人寻江而来
在荞花深处,化为了
乌江的岩石
只有当年的冉大冉二
在历史的皱纹里在江水的涛声中
相互撕杀,他们在比拼
谁才乌江真正的英雄
 

 
公元2008年9月我只身来到聚宝
聚宝是乌江的明珠,荔枝峡珠光宝气
一名姓黄的女子顺着我的名字
款款而来
她要成为我的妻子,我就说
要给我当妻子就要提前做好为崔家
当老婆的准备,在聚宝
我就是冉大,就得为冉大的父母
当好儿媳妇,为冉大的女儿当好养母
为冉大当好贤妻良母似的女人
我要让乌江姓崔
让崔半壁江山
 

 
守门的人走了,山那边哀乐响起
我知道那是父亲去世后的
一种仪式
那时天空正下着微雨
猪头和鸡在父亲的遗像前
虔诚地行跪拜礼,我把稻草拴在腰间
想像先前的冉大怎样孝敬老人
 

 
孩子们都一个个地远走高飞了
夕阳下的乌江风平浪静
妻子早已离我而去,聚宝空空的码头
载客的船只两鬓斑白
我理了理铺满秋霜的鬓发
长溪沟、何帮盖、荞花、龙门丫、聚宝
这些生命的符号
必将写进崔家的历史
等千百年后,子子孙孙们
大声朗读
 
《新时代文学选刊》2020年第56期(总第56期) 
作者:崔荣德 
来源:新时代文学选刊
https://mp.weixin.qq.com/s/rWWpaww5ShfcWyvIg-Q6dQ